当喜欢上裸奔b5e

.
杨红站在窗前,注视着窗外过往的轮胎。从她的后面看过去,薄薄的黑色纱裙下两个圆润的臀峰微微发抖。


「要么你脱光了围着扬州城跑一圈,要么你和我上床操屄。」阿德把玩着杨红的内裤,慢悠悠的说道。


杨红没有说话,她的右手紧紧的攥起拳头,起伏的前胸即将贴上窗玻璃。大街上轮胎如织,现在正是人们上班
的时间。


「我最近很忙的,如果你今天不做决定,我们的交易就此结束,至于大明会判多长时间,那是法院的事。」阿
德从床上站起来,与杨红并肩站在窗前,左手移到杨红的屁股上。


杨红厌烦的推开他的手,斥道:「你不是人!总有一天会有报应。


「报不报应是我的事,现在是你求我,还有三十分钟,你想好了做什么。」阿德用力捏了一下杨红的屁股,吹
着口哨走向浴室,「我先洗个澡,等会儿要么操你,要么看你在大街上手淫,哈哈哈哈……」


「操你妈!」杨红抄起床上的电视遥控,照着阿德扔过去。


「哈哈哈哈,只有三十分钟。」看着阿德走进浴室,杨红眼角的泪再也忍不住,顺着腮流下来。


*********


杨红与老公大明和阿德是大学的同班同学,更是学校公认的第一美女。阿德身材魁梧,为人圆滑,深得女同学
的喜爱,只是家境贫寒;大明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英俊老实,被女生们称为书呆子。


阿德与大明是好朋友,私底下约好两人公平竞争,杨红选谁就是谁,永远都是好兄弟。


在两个男孩的真心追求下,杨红不偏不倚,享受着只有漂亮女孩才有资格感受的狂热,大学的四年时光,杨红
是在欢快与刺激中度过的,但直到毕业,她也没有明确目标。


后来,阿德分到化工厂做设计,大明靠着关系到了税务局,一年后提升为科长。


杨红最后选择了大明。


在她们结婚的那天,阿德真诚的跑去祝贺,两个人笑盈盈的招待阿德,说大家还是好朋友,要他有时间常到家
里串门。


但阿德从没有去过,他把所有时间用在研究上,一门心思想要赚大钱。


两年过去,大明做了税务分局长,搬到了豪华住宅区。阿德辞了工作,用借款办了个小型化工厂,生产他研制
的催化剂。


大明走官运,阿德走财运,只五年时间,大明成了市税务局一把手,还被列为市委后备干部。阿德的厂子越办
越大,买了奔驰,包了二奶……二奶漂亮,床上工夫好,阿德很少回家也很少搭理老婆。但每次做爱后,阿德总想
起杨红,想像她脱光衣服骑在大明身上的样子,甚至有时候做那事时呼喊杨红的名字,把二奶弄得兴致大减。


有时候,阿德会偷偷的把车开到杨红家附近,看着杨红骑摩托车送孩子、上班,看完了就回到二奶处脱光了就
干。


阿德知道大明也有钱,也知道杨红活得挺滋润。


偷看了一段时间之后,某天,阿德开车去了税务局。


虽然几年没有联系,但老同学的感情依然还在,大明亲热的招待阿德,饭后坚持要让阿德到家里坐坐。


上学的时候杨红的身材就惹女生眼红,生活上的优越使她保养得极好,在家里又穿得比较惹人,从近距离看到
杨红,阿德觉得二奶简直算不上女人,杨红身上散发出迷人的少妇风韵,弄得阿德有些不敢看她。』


这一次同学聚会之后,阿德和大明的联络就多了起来,过了不久,阿德提出要和大明合伙做生意。


两人一人出一百万,在开发区建新厂,生产阿德新研制的反应剂。大明了解产品的行情,按保守估计,一年回
本,三年每人就可赚到五百万。


但杨红不同意,尽管大明怎么解释,都通不过老婆这一关。


最后大明瞒着老婆,偷偷的从单位帐上挪用了一笔资金交给阿德,工厂很快就建成投产,产品供不应求,大明
与阿德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


再后来,杨红发现丈夫回家越来越晚,有时甚至整夜不归,大明开始说是工作忙,后来见厂子效益好,就全和
老婆招了,说和阿德合资建了厂,每晚要到厂里看看,还说到年底本钱就可回来。


大明是每天晚上都和阿德在一起,但不是研究工作,而是赌钱,开始的两个月,大明逢赌必赢,虽然是小麻将,
但两个月下来他就赢了3万。


接下来的日子,大明沉迷于牌桌之上,赌注逐渐升级,等到他想要抽身的时候,已经输了50万。


他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下决心戒了赌瘾,为了还欠下的赌债,向阿德提出厂子盈利分红。阿德拿出厂里的财务
报表让他看,没想到的是,表面上红红火火的厂子亏损严重,不仅分不了红,折抵银行贷款后还要欠一百多万。


摊牌的第二天,市政府就来了调查组,专门查大明挪用公款的问题,急得杨红两口子四处借款才把窟窿堵上。


大明知道是着了老同学的道,就拿着菜刀找阿德拚命,当时阿德正与几个朋友吃饭,尽管那几个人百般拦阻,
阿德还是被大明砍了一刀。


阿德的朋友们作证,大明是杀人未遂。


按照法院的说法,大明至少要判十年。


杨红去找律师,在跑了几次之后,律师给他指了一条道:「找阿德,求他撤诉,只要阿德撤诉,再适当的活动
一下,大明就不用坐牢。


阿德倒也爽快,只提了两个要求要杨红选,做完马上撤诉。


一个是让杨红脱光了身子绕着扬州城跑一圈,一个是让阿德玩玩。


*********


阿德是在杨州饭店的包房里和杨红说这些话的:「从饭店门口开始向西绕,转一圈回来,我明天就撤诉。


窗外的人越来越多了。


杨红两眼呆呆的注视着窗外,回想着刚进门时的情景。


「哟,局长夫人来了,真没想到你真的会来,哈哈。」阿德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


「你少来这套,说吧,你想怎么着?」杨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弄错了吧,不是我求你来的?是你主动联系我的。」阿德抽出一支烟,在手上戳着,「你要是这态度我可
要走了,没什么好谈的。」说着,阿德点上香烟,闭上眼像要休息。


杨红怒视着阿德足有十分钟,阿德什么都不说,好像屋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你就撤诉吧。」杨红咬了咬牙,为了老公,只有把气压在肚子里。


「撤诉可以呀,你是我的初恋情人,我是一定会给你面子的」,阿德深吸了一口烟,毫不客气的喷到杨红脸上,
「撤诉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杨红从牙缝里问道。


「在说出我的条件前,你把裤衩脱下来放到床上,我才说。」阿德眼睛眯着,掐灭了烟头。


「你他妈真不是人!」杨红甩下这句话,夺门而出。


在她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恰好看到饭店大厅的日历牌,7月21,还有三天法院就要开庭了。


迟疑了半个小时,杨红又回到阿德的包房。


她连看也没看阿德,迳自走到卫生间,把内裤脱下来,「为了老公,我必须要坚强!」


「你不是想要吗?给你!」


阿德接住杨红扔过来的内裤,两手用力撑开,「这就是局长夫人的裤衩吗,哈哈,还穿黑色的,哈哈……」


「把你的条件说出来,只要你撤诉,什么我都答应!」


*********


阿德只穿着内裤从浴室里出来。


「我看看表?」阿德躺在床上,夸张的把下面朝上挺起,「还有十分钟,我的局长夫人想好了没有啊?」


「阿德……,你!」杨红转过身,看到阿德的样子,气得手臂发抖。


「我怎么啦?」


「你放尊重点,脱裤子干什么?」杨红咬着牙,恨不得把阿德吃掉。


「真是外行,这是饭店,是我的私人包房,我嫌空调不够凉快,穿裤衩怎么了?」说着,他把手放在内裤上摸
了两下,「再说了,你要是选择和我操屄,不省得再脱裤子了嘛,哈哈……」


「做你妈的梦!看到你我就恶心!」杨红扭过头。


「这么说你是选择裸奔了?我得给电视台打个电话。」说着阿德从床上面下来,「税务局长夫人在街上裸奔,
这可是个好新……


「我操你妈!操你全家!」


「那你就来操啊!」阿德从后面搂住杨红,用下身抵住她的屁股。「你的屁股真有弹性,比小姐……」


「你给我放开手!」杨红怒喝。


阿德不理她的吼叫,用下身摩擦杨红的美臀,「真舒服啊……让哥摩摩…」「操你妈的!」杨红低下头,用力
咬住阿德的胳膊。


「啊……」


「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杨红一面骂,一面飞快的脱掉裙子,把长发散落下来,冲出门去……


*********


夏日午后的杨州城大街上,匆匆而过的行人匆然看到一个连做梦也梦不到的场面。


一个女人长发遮脸,光着身子从杨州饭店出来,沿着马路朝西面跑去。


大家惊讶的注视着她的脚步,各自揣摩着这一现象的原因。


她身上只穿着凉鞋,还是那种细高跟的,平常走在大街上,都会引人注视她微翘的臀部,现在裸身跑起来,更
显得臀部丰满,双腿修长。


屁股蛋随着脚步微微晃动,白嫩的椒乳上下弹动,若是在室内,相信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抵挡。


「有人裸奔啦!」路人之中传出一声响亮的叫喊。


杨红垂着头,发狂的跑着。


她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口中喃喃的说着:「大明不用坐牢了,大明不用坐牢了……」


「这女人的身材真棒,整个一丰乳肥臀。」


「是啊,这么好的身子可以去做小姐啊,怎么……」杨红什么都没有听见,跑得更快了。


「这个……,老太太你说这社会这是怎么了,光着屁股在街上跑,什么世道啊。」


「老头子别瞎说,兴许是疯子吧。」


……


*********


杨红跑进了新城路,前面是新设的开发区,行人少了许多,她的脚步也慢了下来。


7月的杨州骄阳似火,不用说是跑了,就是在烈日下走路的行人也都汗襟襟的。被汗水浸透的头发一绺一绺的
贴在脸上,从头到脚都像刚刚洗过澡一样,就连腿间的阴毛,都结成了一绺。


此刻在高墙内的老公,想必也在烈日下干活吧,都是他当初不听自己劝,对阿德不小心。


「阿德,我操你妈!」杨红大声的骂了一句。


「呵呵,你跑得挺快的啊。」不知何时,阿德开着车从后面赶了上来,正好听到杨红的叫骂。


「畜生!」杨红又垂下头,不再说话。


阿德在车里驾了自动录影机,拍着她的身体。


「说真的,你这线条比我老婆强多了。」


「可惜嫁给大明那个书呆子,要是我操上,管教你舒服上天,哈哈哈哈…」


「瞧着你跑起来的样子我就来劲,你那大屁股怎么长那么好啊,要是能插屁眼……」


杨红咬紧牙关,就是不说话。


「上学的时候你不知我多想上你,睡觉前总是想着你的样子打枪!我心里曾经发过誓,如果你嫁给我,这一辈
子都不会让你受苦,」阿德不断的用语言刺激杨红。


「可惜我家里穷,可惜你选择了他!」


杨红喘着粗气转了个弯,这条路上人更少了。


阿德提速跑到前面,打开车门。


「好了,够了,你上车吧。」杨红看也没看他,迳直的从车旁跑过去。


阿德慢速追上来,接着道:「你别不是喜欢暴露吧,让你上车都不肯。」杨红低着头,步子慢下来。


一口气跑了半个多小时,突然一慢,就觉得有些支撑不住。她无力的扬起手指着阿德:「如果你还记得……我
们是……同学的话,你……你就快点开走。」


「我刚才说了,你现在已经不用再跑了。」


见阿德并没有走的意思,杨红停下脚步,双目直视着他:「如果你还是人的话,就……就快点离开我!」


阿德从车上下来,走到杨红的旁边,「说真的,这事我不是冲你,上车吧,那边有人在往这边看。」


不远处,几个学生样的少年正发了疯似的朝这边跑来。


杨红不说话,半信半疑的盯着阿德的脸。


「我说话算数,一定不会让大明坐牢了,上车好不好?」说着,他挽起杨红的胳膊,满身汗水的她再也支撑不
住,就势倚在他的肩膀上。


把杨红半拖半抱的放在车上,阿德把油门一轰,弄得刚追过来的少年一阵大骂。


「刚看到屁股,就被王八蛋带走了,唉……」


*********


杨红瘫坐在椅子上,任由阿德把车开到郊区,直到停在一栋别墅前,她才警醒过来。


「这是哪,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这是我的私人别墅,你放心,我只是带你来换身衣服,」阿德走下车,为杨红打开车门,「你总不能光着身
子回家吧。」


「我的衣服呢?」疲惫的杨红没有动。


「我已经把它扔到饭店的垃圾里了,」阿德伸出手,「来吧,我们到里面再说。」


杨红知道没有别的办法,她推开阿德伸过来的手,想要自己走下车来。


可两条腿好像灌了铅一样,没有提起的力气。


阿德急忙抓住她的手,「你这是跑得太累了,我扶你进去。」


这是一座独立的乡间别墅,依山傍水,远远的有一个度假村。阿德左手架着杨红的胳膊,右手托在她的屁股上,
一步一步的朝里走去。


杨红虽然厌恶阿德的轻薄,却也没有力气挣脱他的怀抱,到了屋里,杨红的第一句话就是「给我找身衣服,我
要回家。」


「你看你还是硬硬的脸,你身上的汗总得洗洗吧,还有我撤诉的细节也得征求你的意见啊。」


这一点他说得倒是真的,总不能白白的裸跑一回,再说自己的身上红一道黑一道的,是应该洗个澡,把今天的
职辱冲洗一下,想到这,杨红问道:「浴室在哪?」


「浴室在这里。」阿德打开卧室的门,一张华丽的欧式大床正对着门口。


杨红迟疑着,她不想在阿德的卧室洗澡。


「我这个别墅就是这么设计的,整个楼内只有这一个洗澡间。」阿德走了进去,回过头,「再说了,你的身体
我刚才已经看过了,还……」杨红打断他的话,看也不再看他,打开浴室的门,从里面反锁上。


阿德用最快速度脱光了衣服,坐在床沿,打开电视。


浴室很大,里面用得是意大利进口的冲浪浴缸,足以溶得下两个人在里面嬉戏。杨红跨进浴缸,把水开到最大。


沾上灰尘的汗水在身上一道一道的,杨红用力的搓揉,她要洗净这个下午的耻辱。


连着监控的电视上清晰的呈现出杨红的身子,晒得发红的奶子、修长的大腿一一呈现在阿德的眼前,这个日子
他已准备了好久。


「该是谁的,早晚都是谁的。」阿德点起一支烟,等着她从里面出来。


杨红洗了一遍又一遍,一瓶浴液差不多已经用光,她的脸蛋已经出现红晕,手不由自主的在阴部搓洗。


她不知道,那瓶看似普通的浴液其实是印度进口的「春上春」,一般的女人只要一瓶盖就淫兴大炽,更何况她
已经使了一瓶。


阴道里越发的痒了,好像有一群小蚂蚁在里面爬,杨红用手分开阴唇往里撩水,想把里面的脏物洗出来。


「老公这次不用坐牢了,等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复阿德,让他生不如死。」杨红一面暗下决心,一面不自觉的
把手指深入小穴,藉着水往外面掏。


越往里抠,小穴就越痒。


弄着弄着,杨红渐渐的哼出声来。


看着杨红的表情,阿德知道差不多了,他敲了敲浴室的门,喊道:「杨红,你洗好了吗?」


「我……你……」听到阿德的声音,杨红的大脑有些清醒,我怎么这样,这是在阿德的别墅里呀。


「哦,没事,杨红你要想洗就洗吧,我在床上等你。」阿德挑逗的吹了声口哨。


「你把衣服递进来。」


「我这里女人的衣服好多,还是你自己出来挑吧。」


「什么样的……都行。」


「你喜欢什么样的我真不知道,你自己挑吧,我真帮不了你。」说完,阿德立在门口。


「你……」没有办法,杨红只好打开门,刚一迈腿,就被阿德抱住。


「你放开我!」满面通红的杨红一手护胸,一手挡着小穴。


这次的阿德就不再听话了,他把嘴贴着杨红的耳朵,轻轻的说道:「我们现在谈谈怎么救大明好不好?」夹杂
着烟气的雄性气息传递到身上,她的小穴更痒了。


「衣服在哪?我穿上衣服再说,你也……把……衣服穿上……」自己的屁股正被阿德的鸡巴磨擦,杨红更觉得
羞了。


「我就要这么和你谈,穿衣服谈的不算数。」阿德用鸡巴狠狠的顶着她的臀沟,继续向她耳朵吹气。


「不……行……」阿德搂得很紧,杨红用力的挣了两下也没有挣开,反倒让他的鸡巴抵到肛门上。


又麻又痒的感觉袭遍全身,杨红喘着气骂道:「阿德……我操你妈……操你妈……」


「你操我妈我也不恨你,来吧,」说着,阿德搂抱着杨红倒在床上。


「我们来谈谈我撤诉的理由。」


「阿……德,求……求你放了大明……」杨红急剧的喘息,扭动屁股躲避他的鸡巴。


「可以呀,我冲着你的面子也会撤诉。」阿德抓住杨红捂着小穴的手,慢慢的说道,「我撤诉你拿什么补偿我?」
杨红想挣脱他的手,却被他握得更紧,「你……你别这样……」


「你拿什么补偿我呢?」


「你不要……说了不算,我刚才已经……裸……过了……」


「我说了当然算数,但你刚才裸奔的时候我又想要你了,」阿德拿着杨红的手指往小穴里探,她的手上已粘满
了淫水。


「啊……我操你妈的……啊……」被手指挖弄的小穴传来阵阵快感,杨红无力的说道:「我操你……妈的……
你真……无耻……啊!」


「就算我无耻,你让我操一回,行不行?」阿德摆正位置,把鸡巴插进杨红的大腿中间。


「不……行……啊……不行……」杨红拚命的扭动身体。


「不操也可以,你用手帮我放出来也行。」


「呼……呼……」杨红不说话,只是大口的喘气。 /阿德一抽身,拿起她的手放在鸡巴上套了起来。


「你……可得说话算……话」娇喘嘘嘘的杨红无柰的说道。


「算话,只要你帮我射了就行。」


「嗯……你别骗人……操你妈的……嗯嗯……」杨红夹紧双腿,手指飞快的在阿德鸡巴上套动。


「杨红,你挺会摸的,给大明打过枪没有?」阿德一面享受杨红的搓弄,一面继续挑逗。


「别说话…嗯……嗯……」杨红两腿不住的移动,淫水顺着腿已流上床单。


看到杨红的淫样,阿德松开她的身体,转坐到她的脸旁,拉着她的手重新握住。


鸡巴距离自己的脸只有十厘米,杨红闭着眼睛,更用力的搓揉。


「你这里是不是挺难受的?」阿德不客气的把右手伸向她的小穴,杨红躲了两下,却被阿德把手指探到里头。


「不许你……摸我……」「你摸我的鸡巴,为什么我就不能摸你呢?」阿德不理她的抗议,往里面伸得更多。


「嗯……嗯……」下身的感受实在无法抗拒,杨红夹紧他的手,配合着扭起来。


手里的鸡巴青筋暴露,下身又被阿德抠挖的杨红微睁着眼,身体的欲望渐渐的催发。


「嗯……嗯……你轻……一点……」


「这样舒不舒服,我的手指怎么样?」阿德从小穴里抽出来,用指头磨擦着阴核,下身又向前动了动,龟头碰
了一下杨红的嘴唇。


「套了半天也不泄,你帮我含出来也可以」龟头又顶向她的嘴。


「不……不……不要……」


「你不含,那就接着用手打吧,什么时候泄,什么时候算完。」说着阿德抽离了手指,却被杨红的大腿夹住。


迷离的杨红不再拒绝,张嘴含住龟头,一下一下的套动,她的下身轻轻的扭摆,追寻阿德的手指,想要他插进
去。


「这才对嘛!」阿德翻身跨在杨红的身上,把头伸向她的腿间,「你舔我,我舔你,咱俩都舒服。」


阿德把杨红翻了个身,让她趴在自己身上,两手扶着屁股蛋,舌头伸进小穴中上下舔着。


「嗯嗯……嗯嗯……」在阿德手指的操纵下,杨红扭着屁股,贪婪的吸吮龟头。


「坐到我的身上来,好不好」舔弄的间隙,阿德用手指揉着她的肛门,「你里流了好多水,让我鸡巴到里面
吃吃好不好?」


「嗯……嗯……」杨红装作没有听到,更用力的吸吮着。


阿德忽然停下来,催促道:「我累了,你如果屄里面痒,就坐在我鸡巴上,我先抽根烟。」


失去刺激的小穴淫荡的挑逗自己,杨红移动屁股,朝阿德的脸靠过去。


「你……别这样……」


阿德喷了一口烟,看着杨红淫荡的屁股,红红的小穴微微张开,完全是一副欠操的样子了。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我们的事别人不会知道的。」说完,阿德挺了一下,鸡巴在杨红的嘴里一阵乱顶。


「啊啊……啊啊……」杨红大声的呻吟,小穴疯狂的朝阿德的脸压过去。


阿德无情的推开,「我在抽烟,小心把你屁股烫了。」


「阿……德……,舔……舔……」满面绯红的杨红已是语无伦次。


「舔?舔什么?」阿德笑着又吸了一口烟。


「舔…我…的……」「我现在不想舔了,只想操你,你如果也想,就自己坐上去。」


「我……我……」杨红一边我着,一边慢慢的吐出鸡巴,慢慢的移动屁股。


阿德把烟一手扔掉,扶着她的屁股,身子一缩,把鸡巴放在她的身下。


「我……我……」杨红用手抓住肉棒,身子一沉套坐下去。


「啊……啊……我操……」


「操吧……哦……操吧……」盼望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临,阿德跟着激情的大叫。


「操……操……你……妈……啊!」杨红疯狂的扭腰摆臀,让大鸡巴次次顶到花心。


「对……对……」丈夫在床上一直也没法满足,与阿德的又粗又硬是无法相比的,此刻的杨红暂时忘记了大明,
享受在男欢女爱之中。


「操你妈的……阿德……我操……我操……」


「我的……杨红……你就使劲操……再使劲……」阿德扶着杨红的腰给她加油。


「啊……啊……德……」


「杨……红……哦……哦……」阿德叫喊着抓住她的手臂,杨红配合的转过身来。


「啊……啊……不要……」尚存羞耻的杨红再也无法抵抗肉体的刺激,趴在阿德身上呻吟。


「我操……啊……我操……」


……


第二天的杨红是被阿德操醒的。


阿德扶着她的屁股老汉推车,「你陪我在这儿住上两天,我们一起去法院撤诉。」


「啊……啊……你可要……可要……说话算……数……啊」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